程思安手里捏着香烟,还没点燃,看样子准备出去抽烟。

“们聊,”他弹了下手里的香烟,“烟瘾犯了。”

聂沣继续给她介绍滨城权贵,“崔局长,听说您马上要调任升官,提前恭喜您了!”

升官?

他要离开滨城?

刘雨蒙的手,一丝丝的揪紧,不留半点缝隙。

崔建丰撘眼看到他的女伴,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但很快就消失了,“我们都是国家的砖头,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什么升官不升官的,在任何岗位,都要把为人民服务放在首位。”

呵呵!

好一句为人民服务!

“崔叔还是那么低调——雨蒙,别看崔叔叔职位高,其实人很和气的,平易近人。”

刘雨蒙嘴角扯出微笑,“您好,崔局长。”

崔建丰摆手,“今天是小聂的私人宴会,咱们没有局长,都是亲人朋友,跟小聂一样,叫我叔叔就好了。”

珮珮FANNA居家服写真图片

叔叔?

呵呵!叔叔?

敌人近在咫尺,刘雨蒙恨自己不能图穷匕见杀了他,恨自己不能变出一把枪,射穿他的脑门!

竟然让她叫叔叔!

“雨蒙,崔叔叔看着我长大的,我们两家关系很亲近,平时往来也频繁,不要当他是局长,让叫叔叔就叫。”

聂沣担心她怕崔局长的职位高不好意思,又温柔提醒了一遍。

忍了忍,憋了憋,劝自己忍下一时的耻辱。

刘雨蒙舌头僵硬的动了两下,“崔叔……好。”

“呵呵,好!小聂有眼光,找了个漂亮的女孩子,听说是医生,老家滨城的吗?”

刘雨蒙心脏一阵阵的抽痛,好像有刀子在上面划开了豁口,“嗯,滨城人。”

“滨城水土养人,看小刘在滨城长大,怪不得漂亮。父母都还好吗?”崔建丰问的很顺口,说话时一脸的官腔。

刘雨蒙的大脑轰隆隆打雷,她真的……好想……杀了他!

“不在了。”刘雨蒙简单道。

聂沣忙打断了话题,“崔叔,雨蒙的父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们继续聊,我带雨蒙去那边。”

崔建丰若有所思,“这女孩有点眼熟,我是不是见过?”

王少将开他玩笑,“也去华夏医院看过病吧?我住院一个月也没见过聂沣的女朋友,哪儿见的?”

崔建丰去过华夏医院看病,也探望过王少将,点头笑道,“大概吧,记不清了。”

……

“西洲?!”

程思安出去抽烟,脚步迈出大门就看到了雕像一样的孟西洲。

孟西洲更是一愣!差点原地卧倒,“大……哥!”

跟墨安打小就一起玩儿,他早就把程思安当成了自己的大哥,这么猛然相逢,实在太惊讶。

程思安看了眼里面正在甜蜜如胶似漆的聂沣和刘大夫,再看看这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孟西洲,心情有点复杂,“都知道了?”

孟西洲吸吸鼻子,“也知道?”

“可别冤枉大哥,我以前真不知道,聂沣的父亲跟军区关系不浅,他邀请我,我给他个面子,准备露个面就走,没想到聂震那个老东西让我给他儿子撑场面,回头我跟他算账!”

他这么说,并未让孟西洲心里好受,他苦笑,“大哥是不是觉得我很怂?过来了却没有勇气干什么?”

程思安把手里的烟给他,“喜欢那姑娘?”

“喜欢。”孟西洲捏烟,扯着嘴角,笑的勉强。

程思安磕烟盒,又取出一支烟,叼在嘴巴,“要是真喜欢,就争取一下,不要放过任何机会,我看那姑娘也没见得多喜欢聂沣。”

孟西洲则不那么觉得,他看到了刘雨蒙脸上的笑容,她没对他那么笑过,也从来不会对他小鸟依人,说白了,刘雨蒙从未对他示弱。

“那也不能证明她喜欢我。”

程思安表示,男女之事他实在不懂,给不了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打算让她走?”

孟西洲的眼睛像追光灯,一直都在尾随聂沣和刘雨蒙,他们的伉俪情深,多刺眼!

“不!”

说完,孟西洲把烟还给了程思安,“大哥,如果我今天被打死了,记得我是为了女人,但不丢人。”

程思安看了眼被塞回来的香烟,“西洲,干什么去?”

他还没说完,西洲的黑色身躯踏进了宴会正厅!

“聂少,真会藏人啊!女朋友这么美,不早点让我们认识!”

“说吧,金屋藏娇多久了?聂少真不厚道,亏我还热心的给介绍女朋友呢!早就抱得美人归了,不够意思了!”

“刘大夫,是华夏医院的颜值担当吧!好美呀,好羡慕,身材好,皮肤好!”

“刘大夫不止是颜值担当,医术更厉害呢!听说她是华夏医院的代言人!”

“好厉害啊!我从小就仰慕医生,可喜欢了!”

刘雨蒙是聂沣女朋友的消息被证实,刚才大家口中议论的“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女人”,摇身一变成了360度无死角的女神。

当着聂沣的面儿,谁不是牟足劲儿称赞奉承?

刘雨蒙听的浑身发毛,这些人的嘴巴好生厉害,人话鬼话说来就来。

“大家过奖了,医生只是普通工作的一种,比不上大家,随便一个单子都是几个亿。”

刘雨蒙应和。

“能一样吗?医生治病救人的!我们都是商人,一身的铜臭味,跟不能比啊!”

聂沣护着她的腰肢,帮忙打圆场,“雨蒙平时都在医院,不像们天天出席宴会,一个个能说会道,们别打趣她。”

“哎呀聂少,太维护刘大夫了哦!我们怎么会欺负她呀?以后大家一起玩儿呗,我们好希望认识女医生呢!”

“聂少,刘大夫,们俩怎么认识的呀?”

“什么时候结婚呀?”

“今天顺便求婚怎么样?我们很期待哦!”

刘雨蒙瞪了瞪眼,求婚?不会来真的吗?

聂沣的手往下滑,牵住了刘雨蒙的手,她的手冰凉,凉的像一块冰,“雨蒙,很冷吗?”

“有点冷,要不……”

聂沣双手把她的手握在掌心,温柔的俯视她的眸子,“雨蒙,如果我今天向求婚,会不会为难?”

什么?!

刷!

孟西洲的手横空切换,紧紧攥住了刘雨蒙悬在身体一侧手,“雨蒙!”

突然间。

时间静止了,空气安静了。

现场宾客齐齐盯着杀入的男人,八卦气息蹭地覆盖!

几个意思?发生了什么?这位何方神圣?抢亲的?

聂沣拧起眉头,看到是孟西洲,面色深沉道,“孟大夫,欢迎。”

欢迎妹!

孟西洲根本不看他,也不搭理他,而是专注看着黑色礼服的刘雨蒙,“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