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一念之差,阮白给了范蓝冤枉自己的机会。

“少凌,对不起。”她道歉,昨夜,真的做错了。

若是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警惕起来,她定然不会上楼,不会去茶室,不会给发生这样的事情。

慕少凌叹息一声,用力拥着她,“老婆,这件事不怪你,先回家,孩子们担心你。”

两人一同离开警察局。

警察局外,有好几个记者站在那里,阮白被人带进警察局的事情,已经在a市传开。

记者一看到他们夫妻二人走出来,立刻围了上去,“慕夫人,传闻您伤害了一个孕妇,这件事是真的吗?”

“慕夫人,听说那个孕妇还是你前夫的情人,您是因爱生恨所以才会下此狠手吗?”

“慕总,对于慕夫人这个做法,您是怎么看的?您打算离婚撇清关系吗?”

记者的问题越来越离谱。

慕少凌冷漠地环视一眼,在警察与司机张景轩的帮助下,拥着阮白上车。

副驾驶座上,还坐着董子俊。

木洛嫣洗澡啦

阮白隔着车门,看着汹涌而至的记者,他们像丧尸一样,为了八卦热点,涌在马路上,命都不要。

她担忧道“谁告诉记者的?”

“有心之人。”慕少凌没做过多的解释,看了一眼身后被远远甩开的记者们,吩咐董子俊,“让那些记者闭嘴。”

董子俊一边点头,一边觉得为难,滑动着平板,说道“老板,网上已经有人在炒新闻。”

“压下去。”慕少凌说道。

阮白觉得闷闷的,身体被内疚煎熬着,她靠着车垫,懊恼道“还是被人利用了,我真笨。”

这件事传开,不但是她的名声受到影响,还有慕家,t集团……

“这点手段,还不能对付我。”慕少凌搂着她的腰,紧紧的,眼神坚定。

阮白叹息一声,“希望柔柔小姐快点醒来,虽然是被人从背后袭击,但肯定认得袭击她的人是谁。”

慕少凌没有作声,只是紧紧拥抱她。

阮白干脆把头搁置在他的胸膛上,听着有力的心跳声。

他宽厚的肩胸能为她遮风挡雨。

唉,她又一次给慕少凌添了麻烦。

阮白听着董子俊为了压下新闻热度,不断打电话给各个报社交涉,她又问道“为什么柔柔小姐还没醒过来?”

“她身体太虚弱,刮宫手术过后,受不住这番刺激,所以暂时没醒过来。”慕少凌回答道。

阮白惊愕,他怎么知道的?

慕少凌接着解答她心里的疑问,“张行安找了一个护工来照顾柔柔,但护工是别有用心的人派过来的,朔风抵达医院的时候,护工正要给她注射药物。”

他云淡风轻地说着,阮白却觉得胆战心惊,背脊冒了一身冷汗。

原本天真地认为柔柔醒来后就会证明她的清白,可万万没想到,背后做这件事的人,并不打算让柔柔醒过来!

柔柔要是因此而过世,她便是杀人凶手,就算慕少凌有通天的本事,在没有人能证明她清白的情况下,她就成了一个杀人凶手。

没人能保得住她。

“那柔柔小姐她……”阮白担心柔柔就这样一命呜呼。

“放心吧,朔风现在把她保护得很好,同时护工也被控制住,司曜拿着针管的药物成分做了分析,是一种能够让人立刻停止呼吸的毒药。”慕少凌早有预感,在得知阮白被警察带走的时候,让朔风赶到医院。

但也因为要处理这件事,所以延误了保释阮白的时间。

他握住她柔嫩白皙的手,凑到嘴边细细亲吻,低声道歉,“老婆,让你在警察局待了那么久,对不起。”

“你做得很好,是我,不好,要是昨天听你说的……”阮白心里明白,他不来,肯定是在处理柔柔的事情。

要是没他的先见之明,她这辈子肯定要待在监狱里。

慕少凌指腹轻轻点着她的嘴唇,没让她继续说下去。

他知道,她之所以去茶室,也是为了自己。

在这件事上,阮白没有做错。

这世界上有无数的人心底都是黑色的,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跟,去伤害像阮白这种没有太多心思的人。

只是,这次又是谁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去伤害他的女人呢?

阮白抿着唇,明明是自己的大意给他添了麻烦,他却没有一句怨言,得夫如此,她还有什么不满的?

“少凌,以后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放在心里。”她抬起下巴,凝望他的双眸。

慕少凌温柔笑着,“你只要记住,我爱你。”

在开车的张景轩与董子俊听着自家老板的话,心里默默吐槽

一句,以前冷漠无情的老板,在遇上阮白后,是越来越有人情味,这些土味的情话说出口,他们这些外人听着也不觉得有违和感。

……

美香正打算开一支红酒庆祝,却接了一个神秘人的电话,她的笑容从脸上消失,破口大骂,“你这个废物,之前是怎么跟我保证的?”

电话那头的人试图解释,“李小姐,情况或许不是你想的那么糟糕。”

“你还说不糟糕?躺在病床上的人会无缘无故消失?若是那个贱人醒过来,我就完蛋了!安排的护工在哪里?到底怎么回事?”美香烦躁地扯掉面膜,手指挠墙。

昨晚她在背后推了一把,谁知道柔柔顺势扶着茶桌并没摔倒,她不甘心,于是狠狠踢了两脚。

而柔柔,则是回过头,看见她的脸。

于是,美香便将计就计,把她的肚子踢没后,又把她踢晕,然后打算找人去把柔柔给终结了,最后嫁祸给阮白。

然而现在,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被告知失败。

电话那头的人吞吞吐吐的,“护工,护工也失踪了。”

“什么?”美香意识到什么,站起来在房间走来走去,不安在心底蔓延,如同被丢进热锅里一般,“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收钱的时候不是给我保证那个小贱人一定会死吗?那药剂给打下去了吗?”

柔柔一定不能醒过来,不然,进去局子里的,就是她了。

“李小姐,我们正在努力联系杀手,只有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您放心,我们的杀手都是世界顶级的,应该能完成任务。”电话那头的人保证道。

“顶级的?顶级的那个小贱人就不是失踪,而是被宣告死亡,我跟你说,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做得干干净净,不然你们一分钱都别想拿,还有你们的组织也别想有安稳的日子过!”美香恼怒至极,对着电话一通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