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上聿听她口气柔了下来,心中有一些柔软的东西在血液里面流淌,声音也低了下来,“所以,我们,和好了?”

“嗯。”穆婉应道。

“那你喂我。”项上聿说道,眼神之中也有不确定性,像是怕她拒绝一样。

穆婉把包子递到他的面前。

“啊,你把这么大的一个包子喂我啊?”项上聿嫌弃道,可是,动作却很诚实,咬住了包子。

穆婉松开手,“你要喝粥吗?”

“当然。”项上聿说道,端起了穆婉面前的那碗,喝了一大口,重新放在了穆婉的前面。“你以后生气不要突然消失,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找了你一晚上。”

穆婉听他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有感动的。

“既然找不到,就知道我是故意的,你就不要来找我了,如果我被抓了,他们不会立马撕票,肯定在我身上有所企图,才会抓我。”

“我知道你是故意躲起来的,就想要找到你,我说过,你如果去天涯海角,我也去天涯海角,如果你去地狱忘川,我也去地狱忘川。”项上聿表白道。

“那你对一个你想要追到天涯海角的人生气啊。”穆婉反问道。

“谁让你不喜欢我,知道了,吃早饭吧,吃完,我送你去上班,我得回去补觉,前天没睡,昨天也没有睡,中午一起吃饭,现在暂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有,楚煜冰逃走了这件事情你要重视起来,知道我多怕他追走你吗?”项上聿嘱咐道。

悠闲自在漂亮宅女mm的周末

“嗯。”穆婉应道,“那你回去好好休息,中午的时候如果没有用醒就继续睡吧,未来的日子很长,不要勉强自己起床。”

“不勉强,我要和你一起吃饭。”项上聿霸道地说道。

项上聿都这么说了,她要是再拒绝,这位小霸王可能又要生气了,“好。”

穆婉应道。

一上午,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手上的工作接受的也很顺利,有机场会谈,下面的人也按部就班的处理和安排的很好,不用她费心。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兰宁夫人的亲生女儿,所以,她这个位置接手的顺理成章,没有任何绊脚石。

中午的时候,项上聿过来接她。

她看项上聿的脸色不太好,上车后,问道:“你没有睡好吗?”

“楚煜冰那边行动了,他们抓走了沈亦衍的儿子。”项上聿说道。

“那沈亦衍那边岂不是很着急,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帮他们吗?”穆婉问道。

她对刘爽的印象挺好,对沈亦衍的印象也挺好。

项上聿看向刘爽,“楚煜冰没有和我谈判,他抓了沈亦衍的孩子是和沈亦衍谈判,他要Z国的资源。”

“那沈亦衍会把资源给他吗?”穆婉不解地问道。

“不清楚,但是如果沈亦衍把资源给他,比较麻烦。恐怕,你希望的和平一时间还不会来,楚煜冰那个人,很麻烦。”项上聿判断地说道。

“那你现在和沈亦衍那边商量下怎么做?中午不用陪我一起吃饭的。”穆婉说道。

“那是他的家务事情,我不好参与意见,我只能等他做好决定之后再采取措施。”

“有没有可能这样,先答应楚煜冰,把孩子救出来,然后把资源一点点的掠夺回来,我相信沈亦衍有这个能力,你不是说他是唯一有资格成为你对手的人吗?”

“你这么想,楚煜冰应该也想到了,所以,孩子会一直在楚煜冰手上,当做人质一样存在着,楚煜冰只是不杀他孩子。”

“那沈亦衍不是一直受制于楚煜冰,这也太恐怖了,而且,孩子在楚煜冰那里,如果正常成长,这也太残忍了。”穆婉担心地说道。

“所以,我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等沈亦衍做出决定,然后我再进行计划的变通。”项上聿说道。

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很难抉择。

不答应,自己的孩子必死无疑。

答应了,自己就要去做很多不得已的事情,恐怕伤害的人更多。

“我觉得沈亦衍也是好事多磨,之前明明铲除了三座大山,却被……”穆婉顿了顿,不想说邢不霍的不好,“他被关了那么久,现在明明洗白了,未来看着也幸福,但是孩子的事情又……仿佛让他的生活陷入了地狱,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救出他的孩子呢?”

“楚煜冰这个人,虽然能力一般,但是城府极其深沉,而且,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次摔个一个这么大的跟头,估计,会小心小心再小心,说不定那个孩子会暗无天日的藏在某一个地下,沈亦衍应该很难找到。”项上聿说道。

“如果那样,那个孩子的一生,也等于毁掉了,正常的大人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几年,都可能精神错乱,何况是一个孩子。而且,我听说,在沈亦衍悲观期间,那个孩子也经历了很多,所以,现在并不和沈亦衍刘爽他们一起生活。”穆婉担心地说道。

“所以,我想,我应该猜到了沈亦衍的选择。”项上聿沉声道。

“什么选择?”穆婉下意识地问道。

“与其让孩子这般痛苦,没有希望,甚至每天都是恐惧,绝望,悲观,悲伤,黯淡,还不如,结束这个孩子的生命,换的更多人的生机,也换来和平,毕竟,沈亦衍手中的资源太庞大,要是被楚煜冰利用,可能是对天下的威胁。”项上聿沉声道。

穆婉听了项上聿说的这些话,心里不舒服。

沉沉的,想起当初在Z国时候,那个小女孩死在自己的面前,心情有沉重了几分。

这个世界上,有完的好人吗?

她觉得是没有的。

正如沈亦衍,为了大义,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生命,他将要舍弃的是他的亲生儿子。

他的儿子知道自己被舍弃后,应该也很绝望以及憎恨吧。

以前她看过曹操的传记。

他的儿子曹昂为了救曹操而死,曹昂的养母也就是大夫人便和曹操决裂了。

沈亦衍如果选择牺牲自己的儿子,那刘爽……会怎么想?

毕竟女人更多的是感性而不是理性,现在的沈亦衍和刘爽正处在漩涡中心吧,作为真心关心他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