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一边是你女儿的前途?汪姨娘,你一向很聪明,怎么此时犯糊涂了?“司徒婉笑了笑。

“行,算你狠,不过你娘留的那些嫁妆,有一部分我已经用花了,没那么多。”汪氏无奈。

女儿的前途比起那些嫁妆更重要,她不是傻子,肯定不会为了那些嫁妆毁了自己的女儿。

“汪媳姨娘,我早给过你时间让你准备了,你现在告诉你把我的嫁妆花了,你觉得我好忽悠吗?我娘给我留了十万两嫁妆,我现在要一分不少的拿回来。”

“今日你若拿不出,那司徒静就甭想上花轿。”

“嘿,司徒婉,你娘当年只留下八万两,怎么到你的嘴里却成十万两了,你这是讹我吗?”汪氏急了,八万变十万,这个司徒婉还真敢开这个口。

“哦,是吗?你之前不是说没有那份嫁妆吗?怎么,承认了?”司徒婉似乎笑非笑道。

司徒婉这一问,汪氏才意识到对方是故意给她下套,心中暗暗咒骂司徒婉的狡猾。

汪氏这一开口,众人才知道,原来柳氏竟然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了那么多婉妆,难怪司徒婉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嫁妆的事。

这八万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若是司徒婉不提,那就便宜了汪氏,闹了半天,原来汪氏是财迷心窍。

“那个,八万两没有,我我只有四万两。”汪氏最终妥协了。

要知道柳氏给她八万两,这七年里,她已经花去了八千两,还有七万二千两,但是她才不会将剩下的钱部交经司徒婉,所以她只说剩下四万两。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七年花了四万两,汪氏姨娘,你真够败家的。我可不管你花了多少剩多少,今日我一定要见到八万两,不然,你的女儿就别想上花娇。”

“我只有四万两,你要不要随你便。”汪氏也放下狠话,要她把那些钱部拿出去,她才不干。

“只有四万两吗?小环,烧。”司徒婉脸再一次阴沉下去。

“是。”丫鬟小环应了一声,只见她从腰间取出一个火折子,就要给司徒静陪嫁的嫁妆点火。

“住手,给我住手。”汪氏撕心裂肺的喊着。

然而,司徒婉没有让停手,小环根本不理会汪氏,直接给那堆嫁妆点起了火。

看到对方真的点火,汪氏一声惊呼,整个人像疯一样朝着那些陪嫁品冲去,想要阻止对方。

见汪氏冲来,杏儿身影一闪,瞬间将她拦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身红妆的司徒静和几位丫鬟走了过来。

迎亲队伍的锣鼓声已经停了,估计队伍已经在门外等着了,按耐不住要当太子妃的司徒静火速让人梳好了妆,没经同意就自己朝着正厅走来。

当她来到正厅后却看到了这一暮,特别是司徒婉穿的那一身比自己还美的嫁衣,气得她想杀人。

昨晚明明已经让人去烧她的嫁衣了,怎么今天她还有嫁衣穿,而且穿得比她还要美,凭什么,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