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老一小喝得都已经改口喊哥俩兄弟好了。”

池深深本抱着十万吨同情某二白少爷的心情,却猝不防的心窝子一颤……

宛如一记惊雷无比精准儿的打在脑袋顶,只觉得千万头草原小马驹从胸口上扬蹄踏过,嘴巴里话都说不利索了。

一脸的……风中凌乱好玄幻ing……

哥俩……兄弟……好……?

……

她素来能仅凭一句话就脑补出一部好莱坞动作大电影的想象力,自动自的弹出一幕镜头:

玄二白喝得满脸粉红冒泡泡儿,咧开满嘴白灿灿的牙花子,勾着老池同志的宽肩膀儿一脸娇宠卖萌喊,

“老哥啊……”

老池同志一脸老奶奶般的慈祥微笑,搭着玄二白的后脊背,笑得满脸菊花褶儿,

“小弟啊……”

这画面……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

池深深忍不住又虎躯狠狠一震,抱着俩胳膊狂搓起来的,浑身汗毛吓得都竖起来了!

连带着一层鸡皮疙瘩!

为***毛突然有点毛骨悚然啊!

┭┮﹏┭┮

……

“我亲妈,亲爱的妈!这一定不、不可能吧……一定不是我想的那样夸张,对、对不对……”池深深噎住的喉咙又狠狠的上下一滚,咽了一口口水。

池妈妈看着餐桌上的爷俩儿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又特别淡定的点头道,

“闺女儿,要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池深深,“……”默默的泪,老妈,金句了好吗?

然而,默泪还没半秒钟,池深深就听见电话里传来老池同志含扯不清的喊话声,

“深深她妈,和谁打电话呢?再帮我们小玄炒两个拿手下酒菜来,辛苦政委同志啊啊……”

“嘶……”池深深一个没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珠子一顿骤缩又瞪圆了。

从刚刚那句话里抓住了两个关键词。

……

【深深她妈】

在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印象里,但凡老池同志这样称呼池妈妈的时候,都是老池同志在喝得将趴不趴还坚持着的时候,接下来就是一通如七十岁老太太似的碎碎念。

然后就是【我们小玄】。

我们……小玄?

什么时候二白成了“我们”的了?

不对,就她从国内飞纽约的那天,老池同志瞪着她无名指上的求婚戒指圆滚滚的剐了好几圈儿。

错了,是好几十圈儿……

恨不得眼珠都能瞪得比戒环还圆了,一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万分复杂表情……

最后终于无比咬牙切齿的发言,沉沉一句,

“一个铁圈圈就想把我姑娘给套走了?告诉那蠢瓜子,不是连门儿都没有,是连牢房小铁窗都是痴心妄想!!!”

当时,她心都冷了大半截,又和二白正为出国没告诉他的事情闹别扭,心口简直哇凉哇凉的。

……

池深深此刻顿时觉得胸口的羊驼奔腾得更撒欢了,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嘴角又一抽,已经弯弯的翘起来了。

老池同志,说好的连小铁窗都是妄想的呢!

怎么这么快就亲爹小红旗倒下了?

这么快从自家肥料养大的小白菜阵营投入到蠢萌猪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