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辰并未对文教授的话,反应出多感兴趣的样子,毕竟文教授如果有什么话想说,自然是拦也拦不住,相反也是一样的。

果然,文教授非常主动的问莫辰“那你就不想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

莫辰故作苦笑“您说的轻巧这又不是学生应付考试,哪里是我想努力,便能立马做到的。”

“嗯嗯……”文教授理解的点点头,停了一下,他才说“记得我曾跟你过的话吧?神之所以成为神,被人类信仰,是因为他能满足人们内心的贪婪、欲望。”

“是,我记得。”莫辰应道,他隐约感觉的到,文教授似乎在为即将说的事情,做事先的铺垫。

文教授此刻看向莫辰的目光中,带着一股点拨之意,眼神似在说“你还不懂么?”

莫辰既不说什么,也不问,坦然的回视文教授,等着听他会怎么说。

文教授瞥了一眼楼梯的方向,确认其他人,都没有注意他们二人,这才将声音压的更低。

他突然跳转话题,玄之又玄的说“可是神,这一无上的称位,毕竟只是人类自己所想、所创。而被称之为神的家伙,就他本身而言,对人类并没有赐福、庇佑,这一职责。”

莫辰不自觉的扬了扬眉毛,他虽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但文教授将神,称呼为“家伙”,其淡淡的言谈中,无意流露出的狂妄、蔑视,非同一般。

莫辰没有声张,听文教授继续说“所以啊!凡事都要有个平衡,人类想从神那里得到些东西,那么势必也要失去些其他的东西。

而那所谓失去的东西,咱们老祖宗也给它取了名字——便是祭品。”

清纯浪漫少女唯美写真俏皮可爱

文教授继而将话题扯回到莫辰的身上,他说“你作为神裔,想要继承神的力量,那么除了努力学习、敬神、虔诚之外,你向你的神又作何献祭?”

莫辰摇了摇头,不敢苟同“不,教授,这一点我没办法赞同。神之所被称之为神而非魔鬼,其根源就在于他的无私、大爱,并不是人们向神贡献什么,而去换取神的庇佑。

如您所说,神可以满足人们的所有愿望,那么如此神通广大的他,又怎么会需要人们向其贡献什么?您觉得他需要么?”

“你太天真了!”文教授失望的连连摆手“如果神是博爱的,那么你口中的神明,为什么不曾向你伸出援手?别人也许不知道,难道身为神裔的你,还体会的不够么?

就像现在,一堵小小的石墙就堵死了你生的去路,难道你现在能够向你的神祈祷,拜托他救你?救我们所有人?”

“也许我可以试试。”莫辰固执的说。

文教授不可思议的盯着莫辰的眼睛,良久没有说出话来,憋了半天他才说“好,咱们不谈这么虚无缥缈的话题,谈正事儿。

现在,我有个办法,救我们所有人,你不想听听么?”

“抱歉,教授。如果您的办法,是要牺牲掉谁,亦或者要出卖自己的灵魂为代价,那么容晚辈混账的说一句……我真的不想听。”莫辰笃定的说,手一撑地便站起身。

文教授激动的跟着站了起来,踉跄的挡住莫辰的去路,明明很着急,却又要压低声音仓促的说“现在摆在你面前就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你自己,也可以救我们所有人出去。就因为你的固执,难道就要断送我们所有的性命么!”

莫辰浑身一颤,怔在原地,文教授缓和语气,游说道“我看的出来,你和其他神裔不一样,只要你向你的神献祭一个灵魂,他便一定会答应帮助我们出去的。”

莫辰没有回答,文教授以为他在顾虑,便赶紧跟上一句“只是一个灵魂而已,并不一定要你的,你可以……”文教授说着,目光扫向在场的其他人

莫辰侧着头,疑惑的问“我怎么不一样?”

文教授嘿嘿一笑,一股心照不宣的语气说“你的神,住在你的身体里。”

莫辰一种被拆穿的心虚,他侧过身从文教授身边挤过,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谈。

莫辰走向李放所在的方向,文教授不甘心的追上两步,低声说道“你再好好想想。”

……

之后的时间里,莫辰几乎没怎么说过话,每个人现在都是腹中饥饿,没有人在意莫辰的心情究竟为什么这么失落。

挖掘的累了,大家又都各自席地而卧,只有李超还很固执的对着碎石墙继续奋斗。好在上天垂帘,终于让他找到办法,挖出一个狗洞大小的缺口,砂石泥土没有继续滑落。

感觉累了,莫辰依靠在墙边,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其实,他是去见宙斯,黑暗的思维空间里,宙斯高傲的坐在银闪闪的宝座上,冷漠的看着他。

莫辰走上前,恳求的说“我需要您的帮助。”

宙斯冷冷一笑,抬手便出现一只银色的酒杯,轻轻摇晃,小酌一口露出满足的微笑。

“祭品嘞?”宙斯扬了扬手,示意莫辰。

莫辰皱了皱眉“你听到了?!”

宙斯没说话,微笑着看着莫辰,答案不言而喻。

莫辰叹了口气,失落的问“神难道也要向恶魔一样,伸手向他的信徒索要供奉么?”

啪的一声,是酒杯摔落在地的声响,宙斯嗖的一下身影晃动,站在莫辰的面前,一把掐住莫辰的咽喉。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宙斯恶狠狠地说。

莫辰被厄住喉咙,呼吸越发困难,他艰难的从齿缝中挤出一句“杀了我,你同样也要消失……”

宙斯加重手上的力气,愤怒令他的面部变得扭曲“你想多了!像你这样的宿主,我要多少有多少。”

莫辰勉强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的事儿,大义都……跟我说了……在我内心的世界里……不过是……同归于尽。”

“是么!”宙斯突然幽幽的说,他那冰冷的手,掐的莫辰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骨头错位的声响。

莫辰闭上了眼睛,如果宙斯真的想要他的命,那便来吧!他没有能力与神为敌,但他同样不会为了活下去,而苟且的出卖自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