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衣离开了,带着深深的后悔。

她知道的,如苏玄这般人,一旦错过,便是真正的错过。

尤其是,当初洛青衣与苏玄的关系也并没有那般深厚!

这等情况下,苏玄怎还会再信他?

若信,必然深信。若不信,说再多,做再多也无用!

这,便是苏玄!

一个固执到让人恐惧的男人!

“我早该料到的,可内心,却总是有着一丝侥幸……”远处,洛青衣缓缓睁眼,眼中有泪水滑落。

她轻抚平坦的腹部,有着难言的悲伤。

而此刻。

雷池已是变得清晰可见。

陆天梭等人看向下方,眼眸顿时一寒。

午后喝咖啡的毛衣美女

“你果然还没死!”陆天梭看向苏玄,厉喝出声。

苏玄深吸口气,原本就承受着无尽痛苦,更是被洛青衣搞得心烦不已。

他猛地抬头,眼眶中的火焰化为了邪火。

“老东西,你最好弄死我,否则必然弄死你!”他低吼,带着无边凶残。

众人一滞,背后皆是发寒。

这等情况下还敢这般猖狂,不是疯子就是狠人!

“如你所愿!”陆天梭冷冷低喝。

“轰!”

雷池狂涌。

八方雷霆皆是汇聚向苏玄。

原本雷池中的雷霆只是偶尔会击中苏玄,但此刻,所有雷霆皆是被兵旗所化的五条雷龙搅动,冲向苏玄。

“轰轰轰!”

惊天雷动。

“啊啊啊!”

苏玄止不住的凄厉惨叫。

不仅因万雷砸身,更因死劫的痛苦。

两者叠加,让苏玄感觉置身无边炼狱!

他双眸死死盯着陆天梭,带着滔天凶煞。

“你们杀不死我,绝杀不死我!”他疯狂大吼。

陆天梭浑身一寒。

如此恐怖的意志与凶狠,饶是他都忍不住内心发寒。

而且最关键的是,苏玄年纪并不大!

“如此人物,必然不能给他崛起的机会!”陆天梭眼中的惊悸皆是化为惊天杀意。

“杀!”

他低吼。

灵宝灭灵紫雷链也是轰然砸落。

但凡灵宝,皆有独特的威能!

这灭灵紫雷链,便是最为恐怖的魂雷,专克命魂!

一道道粗大的紫雷砸落,却不是破坏苏玄骨骸,而是钻入苏玄的邪魂中。

“轰!”

苏玄脑袋轰鸣,原本盘膝坐着的身子轰然倒地。

“你们给我等着!”苏玄怒吼。

“继续!”陆天梭一脸冷漠。

万雷砸苏玄。

不仅砸肉身,更砸邪魂!

若是没有死劫,苏玄自然能硬抗。

但显然,若不是因为开死劫,苏玄也不会在此。

“轰轰轰!”

在远处众人心惊胆颤的注视下,万雷淹没了苏玄。

渐渐地,苏玄的意识止不住的开始变模糊。

不是他不想清醒,而是这等两重打击下,苏玄意志在恐怖,也是很难挨住。

“要死了么……”

苏玄内心充满不甘与淡淡的伤感。

他不愿就这么憋屈的死去!

可人生不如意,总是十之**。

他眼眶中的邪火开始变得黯淡。

不过也就在此刻。

“玄儿,你要活着。”一道苍老模糊的身影自他脑海闪过。

那,是他的爷爷东方守陵。

“苏玄哥哥,你要活着来找我。”苏苏的身影也是闪过。

“徒弟,你死了,师傅怎么办?”罗天擎悲伤道。

“师弟,要好好活着哦,师姐看着你呢……”安若素轻轻笑着。

“大哥!”纪龙和魏无陵也叫着。

“小凡……”罗小夭清脆的声音响起。

……

苏玄呆若木鸡。

原本开始黯淡邪魂开始肆意汹涌。

那眼眶中黯淡的火焰也在跳动。

五岳上。

陆天梭五人神色冷冽。

“死了么?”除了身为半步灵皇的陆天梭,其他四人皆是微微喘气。

操控雷池和灭灵紫雷链,可是要耗费巨大的精力!

就算是他们,长时间操控也是有些吃不消。

“停下看看。”陆天梭低语,觉得这么一顿狂轰乱炸,苏玄不死也得奄奄一息。

而这万雷轰炸下,他们自然也看不到苏玄如何。

很快,雷池恢复平静。

但下一刻,众人便是瞪大了眼睛。

因苏玄,并没倒下!

他的意志,在疯狂增长!

他的邪魂,开始尖锐嘶叫!

在一顿万雷轰炸下,他似乎更强了。

“怎么可能?”他们失声。

陆天梭脸色难看。

刚刚,他明显感觉到苏玄的气息弱下去。

“我还不信了,继续砸!”他低吼,开始操控雷池。

苏玄抬头,眼眶邪火跳动。

“来吧!”

他狂吼。

“我杀人不眨眼,我不得好死,我是邪。可我…也有要活下去的理由!可我…也有想要守护的人!”

内心在呐喊,意志在燃烧!

苏玄的意志,因这些无法割舍的身影而强大。

“纵然为邪,纵然死不足惜,我苏玄亦是有存在世间的价值与意义!”

……

与此同时。

浩渺群山中。

魔宗等势力逃离妖冢后,便是回来了浩渺群山。

尽管此地也是暴露,但偌大灵宗区域,又有几个能让他们藏身的地方?

相比那些地方,有布局,更是熟悉无比的浩渺群山显然更胜一筹。

于是,他们逃回了浩渺群山。

此时此刻。

齐龙相等人都是神色凝重的聚于一堂。

苏玄被镇雷池的事,已是传到他们耳中。

“不能再等了,邪主一死,我们也必定活不成!”齐龙相,永寂妖王等强者纷纷开口,神色决绝果断,但也有些憋屈。

邪徒符印,就这点最让他们脑壳疼!

苏玄死,他们也得陪葬!

这是什么鬼玩意啊!

这些强者都是在心中怒骂不止。

哪怕四宗会在阴阳雷宗设伏,他们也是不得不动手。

而此刻。

“啊!”

一声有些凄厉的大叫回荡。

他们一怔。

在一处院子中,罗天擎披头散发的冲出。

他泪流满面,更是充满自责。

他此刻还身受重创,身形踉跄。

“父亲!”罗小夭和罗小鱼急急过来搀扶。

“原来没死,原来没死……可为何…你又要救我这糟老头子啊!”罗天擎看着两个女儿,老泪纵横。

塑妖塔中,他无法动弹,却知道苏玄来到了他的身边。

苏玄的倾诉,苏玄的濡慕,苏玄的思念……他都是感受到了。

罗小夭和罗小鱼身子一颤。

“父亲,他是……”

“他是我徒儿啊,是我那苦命的徒儿啊。”

罗天擎心痛到无法呼吸。

“我要救他,我…死也要救他!”

他捂着胸口,身躯有些佝偻,面目却是狰狞至极。

此刻的他,像疯狂的凶虎,也像落魄的疯狗!

……

天若有涯,必然瑰丽。

此刻在一片好似能触碰到苍穹的古老天涯之地。

石像林立,皆为龙像!

那一尊尊龙像或破败,或残缺,或灰尘遍布,显示着此地的荒凉。

但此地磅礴的威势,却又表明着此地曾经也曾辉煌。

此刻在天涯上,一道身影盘膝坐着。

他如龙,傲骨不弯。

他如龙,意志冲霄。

这是一个一看便知顶天立地的男人!

尽管他一条腿诡异的扭曲着,左手手臂更是断了半截,但他身上依旧散发着让人敬畏恐惧的气息!

蓦地。

男子睁眼,其中竟是两个血窟窿,并没有眼眸。

可尽管没有眼睛,男子却依旧看向一处地方。

他,似乎穿透了万重山水,看到了那牵挂着的人。

“我腿被打断了,手臂被斩了半截,眼睛更是被挖……但我,依旧未死。我的征途,也才徐徐拉开!”

男子右手猛地握住。

“我如此努力变强,便是为了守护住在意的人!但现在,有人却是要杀他们!”

他身上开始涌现滔天杀意与疯狂。

在他头顶,更是有一头傲视古今的真龙虚影浮现,咆哮八方。

“真当我师傅,我师弟是孤家寡人,好欺负,没人护着他们?”

他低吼,肉身一分为二,其中一身猛地站起,向着灵宗区域走去。

他,正是失踪许久的宁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