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说,古塔最高层应供奉佛门舍利子的,但我们踏足七层楼的时候,入眼所见,和下方的六层没有不同,仍旧是空荡一片,周围没有多少物件。

只有左侧墙壁上有些佛宗符箓绘制其上,但也年代久远了。

没有人,也没有阴灵?

我和二千金都扭头看向袖珍版的驴子。

“不可能,本老爷绝不会看错,那两个女的入塔之后没有出来过,让本老爷去探查一下。”

驴子的火气可就上来了,从我肩头弹落在地,瞬间变大了数倍,但也只有一尺多长,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的在周围探查起来。